小亚辣么可爱(,, '﹃ ' ,,)

私心tag

其实旁边还有个没画完的怼怼

买的本子好像不太适合画水彩orz

【太敦】starlight《一》

*主太敦,微芥敦

*只出现在回忆里的芥川

*不知道几章能完结

*年下攻注意#

1

“今天的星星比昨天多呢。”

手不断比划著,似乎在计算著星星的数量,然而不同于前两天的稀疏,布满繁星的天空是无法被数清的。

月光下的微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带着诡异的气息,倒掛在树上的棕发少年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伴随着被一声声踩断的树枝,随后一抹银白横冲直撞地晃进了少年的视线范围里。

“太宰君!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白发少年似乎一路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瘫软在了地上。

“敦前辈,我可没有那么容易死呀,虽然有些可惜就是了……”

白发少年望着绽放点点光芒的星空,并没有对他的话做出回应,只是微微苦笑。

中岛敦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门禁时间过后跑出宿舍了,原因无他,就是为了太宰治——他的学弟。

2

中岛敦一边踢著地上的石子,一边往敞开的学校大门走去。

他注意到每天都会走过的那棵樱花树,不被察觉地绽放了朵朵粉,伸出手接着飘下的一片花瓣。

一片粉中透白的樱花花瓣。

“已经是毕业季了呀……”

不禁对时间的飞逝感到惊讶,一年前才刚入校的样子却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样的感叹並不长,中岛敦放开手心的那瓣樱花,踏着响起的上课钟响,任由那花瓣缓缓飘落於他所停留过的那个地方。

在毕业典礼当天,敦担任的是在校生的致词代表,他抬头挺胸,不去看为了以防万一而带的稿子,因为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了。

他望向台下寻找某个人的身影,找到时却发现对方也正盯着他。

吓了一跳的敦差点咬到舌头,连忙看回稿子以不让大家察觉异状。

当他又往下看时,又发现那人在偷笑,不过这次他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故作自然地看向其他地方。

看你要毕业了就放过你吧,芥川。

3

在这所高中有个奇怪的传统,每个新生都会有一个直属的学长姐,他得要教会你在学校的所有规矩,彼此互助互爱,当室友直到其中一方毕业。

敦和芥川就是这样,只不过现在芥川毕业了,就得换敦去带学弟了。

敦倒是不在意,毕竟和芥川这种无口少年都可以当室友了,他不认为还能有更糟的。

不过不得不说,跟芥川当室友的那一年,他倒是不讨厌。

於是当他看到一个捆满绷带的棕发少年站在他眼前时,他有那么一丝丝觉得自己想错了。

喜欢自杀究竟是什么怪癖呀!

当他聽著少年的自我介绍,他有种想吐嘈的冲动。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对方聽了,也只是微微歪头。露出那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招牌微笑,双手捧起敦的手:“你願意和我殉情吗?”

自己爱自杀就算了,不要带上我呀!

中岛敦不願承认自己已经变成吐嘈担当的事实。

4

“敦前辈,我想要去图书馆,你要一起去吗?”

“欸?!太宰君你……发烧了吗?”

“嗯?没有呀。”

绵延不断的蝉鸣正歌颂著夏天的到来,高掛天空的艷阳,万里无云的晴朗,象徵著早已步入夏天。中岛敦错愕地看著眼前那处於逆光而看不清表情的少年。

他甚至想要伸手去摸他额头的体温——当然,他对于对方那180公分的身高是不满的。

“说不定昨天晚上冷气吹太强了呢。”

“那跟我要去图书馆有很大的关系吗?”

“有,关系可大了。”

敦在櫃子的每层抽屉里试图找到耳温枪,却终究无果。

想起上次用的时候,好像是自己发烧,芥川帮忙量的体温。

“今天天气那么好,难道你不打算自杀吗?”

5

“什么嘛,到底为什么敦前辈你会这么认为呢?”

结果敦还是跟著来到了图书馆。

“如果在图书馆自杀吓到其他人要怎么办?”敦当时是这么说的。

“自杀可是一种美学,可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的,像自杀这样神圣的仪式呀,肯定是要选个良辰吉日才可以的!这种事可随便不了,要是一个不小心,可是会得罪自杀之神的哟!”

我看你倒是挺随便的呀……

“况且,我已经没有新的自杀方法了,所以我今天是来找更多资料的。”

“是是是。”

敦跟著太宰走过一个个的书櫃,太宰很少停下来仔细看过,最多只是粗略地瞄了一下。唯独在文学类停了两、三分钟,敦之前也有看过太宰借过这櫃的书。

“太宰君除了自杀之外,还有別的兴趣吗?”

“敦前辈是指这个吗?”

太宰伸出缠满绷带的手,指了指书櫃上一本本排列整齐的书,有些书名早已陈旧地看不清,看上去是有些年代了。

“算是吧,因为朋友喜欢看,所以就一起看了。”

从窗户探入图书馆的微微阳光,就算是处在逆光,敦也清晰看见太宰脸上那一丝悲伤。

【太敦】男友力30题(11~20)

哒宰的男友力已经被我玩坏了hhhhh

自杀哏一直都很实用(不

以下放文

————————————————————

11 背影

太宰治的身后总是跟著一个人。

一个有著一头白发的十八岁少年。

而太宰只是静静地从街旁橱窗的倒影里,看著垂下的那撮白发,随着动作一晃一晃地跳。

而当他们在橱窗中四目相对时,那撮白发会唰的一声躲到旁边的巷子里。

面对这样的中岛敦,太宰治也只是笑笑。

中岛敦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或许他只是想看著太宰治的背影。

12 “没关系的”

“太宰先生……对不起!”

“没关系的……”

太宰治望着中岛敦手上捧著的那本“完全自杀手册”,正确来说,是湿掉的“完全自杀手册”,过了许久才答道。

13 只有你能坐的那个位置

这天,侦探社即将要有一个新社员。

“敦君,你聽说了吗?新社员的异能。”

敦对太宰突然对他丟出的问题,表示无奈地摇摇头。

“是怎样的?”

“貌似很厉害呢!是少见的人才呢!跟当初看到敦君一样……敦君?”

总是笑眯眯的敦难得露出了失落的表情,这让原本滔滔不绝正讲著话的太宰停了下来。

“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是太宰先生心裡最优秀的部下了吧……”

“不是这样的哟,敦君呀,敦君真的很过分呢!已经佔去了我的这里哟。”

在中岛敦溢满泪水的眼睛中,映出了太宰治指在左胸的那隻手。

14 一如既往

“太宰先生,我都说了我是不会和你殉情的!”

今天的约会地点也一如既往是在初次相遇的河边呢。

15 呼唤你名字的声音

“太宰先生,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直接叫我的名字了呢?”

“怎么了?敦君不喜欢吗?”

敦连忙挥挥手“不不不,也不是不喜欢……就是……”

“那这样吧……人虎。”

“太宰先生还是请你改回来吧!”

聽到这个称呼有种可怕的感觉。

16 永远只谈论你感兴趣的话题

“敦君,敦君!我最近又发现了一个新的自杀法哟,要不要一起去殉情呢?”

才刚坐下的中岛敦马上就受到了来自太宰治的飞扑。

“太宰先生……我都说了,我对殉情没兴趣啦!我还想安稳地活下去呢……”

“那这样吧,我们来换个敦君感兴趣的话题吧!”

当中岛敦想著太宰治终于想通了的时候……

“自杀、自杀、还是自杀?敦君觉得呢?”

“算了太宰先生你继续说吧。”

17 分享围巾

这天是飘雪的圣诞夜。

“怎么了?敦君会冷吗?”

当得到对方一个大大的喷嚏回应后,太宰确定了这个事实。

於是他这么做了……

“怎么又是绷带呀!太宰先生!!”

(*详见前回第七题)

“因为我也没带围巾呀。”

18 毫不吝啬的夸奖和鼓励

“最近的侦探社很不正常。”国木田独步是这么觉得的。

虽说从太宰来了之后就称不上正常,但至少没有现在那么怪异。

特別是这个时候。

“敦君加油,敦君加油!哇!敦君你太棒了!”

国木田只能推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毕竟这並不违背他的理想。

幸好今天戴了墨镜。

19 默契

每次中午休息时间过后,如果没有看到太宰治,中岛敦就会默默地走去河边找他。

这就是作为恋人的默契吧。

20 最拿手(也许唯一拿手)的那一道你爱吃的料理

“敦君,茶泡饭做好了哟!”

“碎碎太宰虽生,很好粗呢!”

一如既往狼吞虎嚥的中岛敦,鼓著满满的嘴巴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太宰治却像是会意般点了点头。

“哈哈哈!敦君现在知道我有多厉害了吗?”

“只是茶泡饭没有技术可言吧……”

【AYC】
画的一本满足(。・ω・。)
我喜欢71的头发w
背景和眼睛有惊喜(?

【芥敦】去寻求,就能发现

试着从朋友给的题目写了一篇小短篇,真的短到不行

文笔废QAQ

想法跟成品成反比的悲剧w

——————————————————————

寻求,是一个过程;发现,是一个结果。

两者本质上是不同的,却意外地有著因果关系。

但是,寻求真的就一定会发现吗?

或许未必。

但我们却能从寻求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其他的,进而去推出我们真正想知道的。

去寻求,就能发现。

这是乱步先生说的。

凭他平日破案的準确度,以及从太宰先生那裡知道“超推理”其实不是异能来说,确实很有可信度。

但是……

为什么我明明那么努力地去寻求,却还是搞不懂芥川呀!!

也许如此聪明的乱步先生,也会有出错的时候吧。

“唔……好痛!”

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似乎让中岛忘记了自己现在正走在芥川后面。

重重撞上后背的感觉並不好受,更何况撞上的人还是芥川。

中岛已经想出等芥川转过头会对自己做出的所有反应,更想好了无数个回覆。

“下次小心点。”

“欸?”

意料之外的口气,温柔地不像之前一见面就发动罗生门的芥川。

面对这样的回应,中岛甚至还来不及做出像样的反应。

面对眼神呆滞的中岛,芥川的嘴角不禁勾起浅浅地弧度。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始终盯着芥川的中岛,却没有错过捕捉这个难得的笑容。

平常不苟言笑的芥川,总是扳著一张脸。

能够看到他的笑容,对中岛来说,简直就像是吃冰棒中奖了般。

虽然好像不是什么大事,但从小就在孤儿院的中岛敦并没有过什么幸福的事。

只有和芥川一起吃的那支冰棒中奖了这件事,中岛永远不会忘记。

“人虎,走快点。是要趕不上限时特价了吗?”

回神过来,却又看到罗生门在自己眼前开着大大的血口。

脸上的冷酷表情已褪去温柔的痕迹,彷彿刚才笑的不是芥川似的。

中岛敦的脑海里早已充满了芥川龙之介这个人的一切。

他的出身,他曾是太宰先生的徒弟;他爱吃甜,每天不来上一碗红豆汤可不行;他习惯逞强,每次任务回来都会带着满身伤;他总是故作坚强,用冷酷伪装脆弱。

他,由衷地爱着我,他是我的恋人。

月历上用红笔大大地圈起来的那个日期,是我的生日;购物清单的第一列,写著的总是我最爱吃的茶泡饭;电脑的开机密码,是我们相遇的那一天。

他爱着我,我也同样地深爱着他。

不知不觉,这场人生的主人,从中岛敦变成了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

原来在寻找的过程中,早已发现了他的所有一切。

也是呢!去寻求,就能发现。

【太敦】一日限定女友

@yummy4526 的梗ww

是有女装癖的敦被太宰发现的故事

我没有能力只能写那么短的短篇呀#

——————————————————————

及腰的浅色长发,蓬鬆的粉色连身裙,勉强能遮住大腿的裙子和白色的过膝袜。

“今天的敦君,很不一样。”

这是当太宰治在大街上看到中岛敦时的想法。

似乎是特別打扮成女生的中岛並不易被认出,太宰却在一瞬间就认出是谁。

是因为每天相见?

太宰治只能这么想著,一边把内心裡萌生的另一个想法压了下去,一边缓缓地走到中岛旁边。

那人画上淡妆的脸孔,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有些许惊恐,却不失其美丽。

“美丽的小姐,是否願意与我殉情呢?”

感觉这句话就快变成自己的经典台词了呢!

即使面对中岛,也不忘在内心吐嘈自己一番。

“欸!?”

果然很美呢!小巧的细手,虽然带点细微的粗糙,却也阐述了眼前这人的悲惨童年。

“还是说,敦君,你願意吗?”

更是睁大了瞳孔,一脸就是被说中了的表情。

从初遇那天开始就是这样,那么的没有心机又单纯,让人怎么捨得把他拉进这么一个黑暗的世界里?

“太宰先生……”

意识到自己将心裡想的话脱口而出后,连忙摀住了自己的嘴巴。

“敦君这样很合适哟~”

语毕,就能看到中岛藏在头发下的耳朵,带着些许粉红。

“不如,当我女朋友吧!”

如果敦君有女装癖的话,那也没关系。

反而正好,那就,当我的女朋友吧!

往后,每个礼拜四下午,太宰治和中岛敦总是一起请假,便成了武装侦探社茶餘饭后的话题。

不过,这也都是后话了。

点梗活动~!

最近掉了文野坑,想写CP

可是没有梗ww

所以,来点梗吧!

CP是:

1.太敦

2.芥敦

3.all敦(#

欢迎点梗#

【太敦】男友力30题#(1~10)

最近掉入太敦w所以一时兴起写了30题
但是我太懒了(#
所以一次发10题
——————————————————

1 倾向一边的雨伞

“啊……下雨了呀……”

现在正值六月的梅雨季,然而中岛敦却完全忘了这件事。

“怎么了,敦君?没带伞吗?”

浑厚又带点磁性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对中岛来说,简直就是救命恩人。

於是,中岛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证实了来人的想法。

“唔……太宰先生有……”

“真巧呢!我也忘了带!”

对方依旧轻浮的笑容。

中岛的希望就如同他的话语一般被完全截断。

‘对太宰先生抱有希望的我真是笨蛋呀!!!’

“但是我拿了国木田的哟~我们一起撑吧!”

“欸?!!!!!”

“啊……淋雨淋到死的这种自杀方式好像也不错呢~但是太冷了呀。”

“呵,呵……”

无言以对的中岛只能苦笑个几声附和过去,毕竟对于自杀什么的,他一直都没兴趣。

对他来说,能活着就是最棒的了。

一路上不断这样想著的中岛敦,直到到了宿舍,才注意到太宰治湿透了的左肩,与自己依旧乾爽的右肩。

2 “我一直在这里。”

一次次在耳边重複回放,每一个字都令人感到刺耳。

孤儿院院长那憎恶的脸孔彷彿就站在自己眼前,不断否定自己存在的价值。

那些小孩一双双冷漠的眼睛,彷彿正注视著自己。

想开口辩解,嘴唇却只是不断颤抖。

‘或许,我真的不应该活下去呢……’

一隻缠著绷带的大手,摸着自己的头,就算头发都被弄乱了,却感到无比的安全感。

“敦君,我一直在这里哟。”

3 晚安

现在的中岛敦和太宰治还没有同居,至少现在还没有。

但是最近的太宰治非常的奇怪。

怎么说呢?

“敦君~要睡觉了吗?”

“嗯……”

“晚安!”

总是急急忙忙地在晚上打了电话过来,说了晚安后却又马上掛掉。

真的太奇怪了!

中岛敦完全搞不懂他的恋人。

4 读心术

“太宰先生……”

突然聽到身旁人轻呼自己的名字,连忙爬起身来查看。

“原来是说梦话呀……”

“唔……”

似乎是太宰的声音吵醒了原本熟睡的中岛。

“敦君~你刚刚梦到我了对不对?对不对?”

“嗯……太宰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有读心术呀~”

“骗人。太宰先生的异能明明就是人间失格。”

5 “只要你要。”

“太宰先生……”

又一次接到太宰治的电话,中岛也觉得奇怪,自己怎么就随叫随到呢?

‘下次绝对不来了!’

中岛敦在心裡暗自决定。

这里是他们初遇的地方,在这么一个普通的河岸,却以不普通的方式遇见了。

是的,那时的太宰治正在自杀。

当然现在也是。

从那次以后,这里幾乎成为太宰治自杀时最常来的地方。

就像是在捉弄中岛敦一样,刻意打了电话后再跳下河。

“敦君果然来了呢~”

丝毫不管发尾持续滴落的水滴,对一旁拧著衣服的中岛说道。

“太宰先生……”

已经不想再继续对话,因为不管这么看,都像是太宰治在故意玩弄中岛敦。

“敦君觉得我这样很烦吗?”

“嗯!”

不自觉就将心裡的话说了出来,当中岛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正要开口辩解:“那个我不是这个……”

“那么,为了敦君,我不自杀也行哟~”

“欸……?”

“只要你要。”

6 过马路时轻轻扣上手腕的那隻手

“敦君,过马路要记得看路哟。”

温热的气息在中岛敦的耳边有规律地喷著。

看到了通红的耳根,太宰治像是满意般勾起了嘴角。

“不过放心吧~我会保护敦君的哟~”

说着,太宰治的手便轻轻抚上中岛敦的手,并紧紧握著。

7 留有餘温的外套

“唔……好冷……”

看来十二月的寒冷真的不能忍呀。

中岛敦已经对自己出门时轻视这气温而没穿外套出门的行为,感到非常后悔。

“敦君?会冷吗?”

“嗯……有一点。”

“那么……”

中岛的身体从手开始渐渐温暖了起来。

虽是温暖了,但是……

“太宰先生,你为什么要用绷带捆我呀?!!”

这已经不是外套的程度了呀!!

8 肩膀

“睡着了呢~”

太宰治望着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那人,嘴角不禁勾起小小的弧度。

9 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走路时,紧握的两手。

不过度逼近的距离,对太宰治和中岛敦而言,是最恰到好处的距离感了。

10 指尖

黑色的半指手套,缠扰到手腕的绷带。

翻身时微微碰觸到的食指指尖。

太宰治顺着指尖握住整隻手。

中岛敦轻轻回握著。

【岛凉】爱的方程式与化学反应《3》

最近的字数都不怎么长
我才不会说我还有一篇文从两个月前开始到现在还没完成wwww
————————————————————

“怎么都不说话?我打扰到你们了?”

“没……没有啦!”

山田在心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他来说,眼前的人就好像救命恩人般。

毕竟刚才已经开始浮现要怎么逃出这尴尬的气氛,还有要怎么解释为什么学生会会长会突然跑出办公室……

然而还是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和这个人独处也会感到尴尬。

‘绝对是因为不熟的关系。嗯,绝对!’

这个理由很合理,却让山田产生了些微的违和感。

眼前的少年也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像想起事情般,脸上露出些微慌张。

有冈大贵,同样的也是学生会成员。

跟山田是同班同学,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大亲友。

“啊啊,对了!这是隔壁班的女生要我交给你的。”

说着便递了一封信过来,脸上还带着笑嘻嘻的表情。

山田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封信,微粉红的信封袋,用了爱心贴纸将它封住,以及那小巧可爱的字体,幾乎可以断定那是一封情书。

据有冈的说法,似乎还带点淡淡的香味。

“山田!那个女生长得很可爱哟~你也看过的,就是之前常常到我们班上借书的……”

“停!够了,帮我把它还回去吧。”

不擅长与人交际的山田会长,不管是別人转交还是自己收到,通通都被自己委婉的拒绝了。

毕竟连拒绝都很勉强了,更何况是真的在一起呢?

山田•有交际恐惧症•凉介,对告白完全没辙。

“欸!要还回去吗?”

中岛•一脸懵懂•裕翔倒是很惊讶。

“这样人家女孩子会伤心的!”

有冈倒是一副準备看好戏的表情,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边。

“要不然这封情书给你好了!”

说完,抢走了原本在有冈手上的情书,要拿给中岛。

从有冈的角度来看就是:嗯!我们害羞内向的山田会长终于勇敢地递出情书了!

察觉到现在这个场景的怪异,以及有冈的目光,山田连忙把手中的信又还给有冈。

“欸?不是要给我吗?”

“你就真的那么想要那封情书吗?!”

被这么一吼,才趕忙解释:“我只是想帮你把那封信还给人家,然后道个歉而已。”

又是一片沈默,这次是三人的场景。

跟他在一块就会感到尴尬,话题总是会到一半就无法继续。

即使自己真的多么不擅长跟別人交际,也不至於如此吧!

【圭凉】完全相反

一个半夜产出来的超小短篇,第一次写圭凉,还请多多指教😂😂
英文不好,有错的话希望告知😊
———————————————————
绿色与红色。

抖M与抖S。

黯淡与闪亮。

自己和对方是如此地不相同,甚至是完全相反。

却不自觉地想更加更加地靠近他,就算被唤作痴汉也无所谓,因为我是那么地喜欢你呀!

Unattractive?

No!No!No!才不是这样的呢!

或许只是对不能一起出这个外景的埋怨吧。

想引起注意?也有那么一点呢。

默契地对视一笑,就算被打了一巴掌,也很开心呢!

抖M还真是可怕呀。

连自己都这么觉得了怎么可以。

不过还真的有点恶心呢,GPS什么的。

Stop!Stop!这种想法不可以再有了!

“圭人?圭人?冈本圭人!”

又是熟悉的声音,悅耳的就像迷药般,一次次蛊惑心灵,令人无法自拔。

“亚麻醬,怎么了吗?”

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出现颤抖,如果让亚麻醬发现自己因为他突然的靠近,和随即而来的那淡淡的香味而脸红的话,他一定会讨厌我的吧。

“我才想问你,怎么了?被那一巴掌打呆了?”

“没有啦……怎么可能!”

是呀,人家说恋爱中的人都会变笨,说不定让我变成呆子的罪魁祸首就是你呢,亚麻醬。

“吶,圭人,你老实说,我……就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

看著对方闪着泪光的眼睛,彷彿随时都会泛出泪来,心裡不禁有点愧疚。

“You were very attractive then. And now you are, too.”

“什么意思呀?”

“秘密。”

“喂!你很坏耶!明明知道我聽不懂。”

亚麻醬,你聽不懂也没关系,因为我已经决定,将这个当作我的秘密,藏在心裡。

没错,我学坏了。

只为吸引你的注意。

是的,我变笨了。

只因我踏上了爱情的道路。

对,我是痴汉。

一个只专属于山田凉介的痴汉。